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尽力向小学生文笔努力

年(三月)




不知道为什么,春天总喜欢迟到。

已是三月中旬,寒冷的温度还恋恋不舍的随着微风吹动宿舍外的那片樱花树,王源坐在宿舍楼的天台上,吹竖笛。

吹的调子很温柔,直到如春天一样迟到的太阳慢慢升起来,王源停下来,透过清晨朦胧的薄雾,迎接新的一天。

遇见王俊凯,是在去下午第一节钢琴课的路上,他一个人,因为午睡,有些迟到,而走的很快,王俊凯却是两个人,一个女学生,装扮清雅,拿着书走在王俊凯身边,两人有说有笑,要不是王俊凯一身略微邋遢的衣服,远远看去,两人像亲密的情侣。

王源停在距离他们六十多米的距离处,看着两人慢慢走近,冷风即便在正午也显得精神奕奕,吹动王源有些单薄的外套,抬起脚步,王源慢慢走。

近,很近了,近到王俊凯终于看见王源。

没有相视一笑,也没有点头问好,就在擦身而过的刹那,王源的手突然伸出,拉住了王俊凯的手腕。

冷风吹开王俊凯遮住眼睛的头发,露出一双纯净如水的眼眸,让王源呼吸一窒,然后王源笑。

“老师,能耽搁你一会儿时间吗?”

上课的铃声准时响起,女生微微颔首,从王俊凯略微皱着的眉头中察觉到这个学生的不同。

“那老师你忙,我下次再请教”

转身离开,纤细的背影带走王俊凯的视线,王源让自己闯进王俊凯的视线里,像一条潺潺的小溪,迫不及待的想留住过往的游客。

“老师”

王俊凯回神,看了王源一会儿,才悠悠的开口,“有事?”

没事,王源想,所以他摇头。

王俊凯笑,露出一对白白的虎牙,拍王源的头。

“淘气”

然后他背着手,迈开脚步往前走,王源不知不觉的跟在后面,他低着头,看见王俊凯今天穿的一双球鞋,依旧发旧,鞋带倒是捆的紧紧的,视线往上,也是一件洗的过分的棉衣,深蓝色,仔细看过去,王源发现棉衣的领口那里开了道口子,不大不小。

两人走的很安静,从北门往南,道路两边都种满了樱花树,不约而同的发着嫩芽,走了一会儿,王俊凯指着樱花树,摇头。

“又晚了”

王源不明白,但他没开口,等王俊凯继续说,王俊凯说,“我走的那年,这花开的也特别晚,我本来想等它开了再走的。”

然后王俊凯停下来,看着跟在身后安静的王源,“你不上课?”

王源笑,像清晨升起的那轮太阳,点头,又摇头。

王俊凯叹了口气,突然拉起王源的手,在王源的手心写了几个音符,王源开口,哼出来,然后收回手,紧张的握紧放在身后,低着头,不去看王俊凯。

王俊凯走开了,王源才抬起头看王俊凯走开的背影,张开手,盯着自己右手手心发呆,小心翼翼的再次开口,哼出那几个音符,嘴角忍不住弯翘,抬起头,王源看着还没开花的樱花树,笑的如盛开的樱花一样。

周末,春雨终于开始缠绵悱恻,王源在服装店里买衣服,他记得王俊凯的身形,又试穿了几次,买了一件深蓝色的外套,像王俊凯身上穿的那件一样。

傍晚,他提着衣服,去店里。

店门开着,王俊凯像往常一样坐在炉子旁,天冷,炉子没有熄火,只是这次没看见那口锅,却有一壶药罐放在上面,烧开了,咕噜噜的响,王源走进去,闻到同王俊凯身上一样的中药味。

王俊凯没抬头,抱着本书在看,王源自顾自的坐下,看着药罐子发呆,最后才抬起头,看王俊凯的衣服,看领口裂开的那道口子。

盯的太久了,终于让王俊凯有所反应,王俊凯抬头,放下书,托着下巴,也盯着王源看。

互相盯着对方,两个人像不服输的孩子在斗气,最后不约的笑出声,一下子把店里的温度暖了起来,王源突然不笑了,木愣的问。

“你病了吗?”

王俊凯看了眼烧开的药罐,点头,然后又摇头。

王源皱眉,伸手想摸王俊凯的脸,最后却停在王俊凯开口的领口那里。

“坏了”

王俊凯低头看了一眼,点头,王源回头把袋子里的衣服拿出来,王俊凯有些惊愕,继而傻傻的笑,他没有穿,只是拿过衣服放在一边,拿起刚才的那本书,拉过王源,指着书里的一段话,给王源读。

“我喜欢旧的东西,旧的衣服,旧的鞋,旧的筷子,连着发旧的回忆,让我觉得暖和,像一段琴音,在冬日里奏响,我抱着这些旧的东西,恍如春日”

念完了,王俊凯起身找了个看上去一直盛药的瓷碗,把药罐里烧开好久的中药倒出来,王源坐在一旁,看着王俊凯把冒气的中药吹冷些,然后皱着眉头,慢慢喝下去。

王源看着装着中药碎沫的瓷碗,说饿了。

三月下旬,春雨以一种盛气凌人的姿态,下了整整十天,雨停的那天,班里的同学来劲,嚷嚷着春游。

去了,不远,校区本来就建在郊外,班长组织,租了十几辆单车,一群人就往郊外走。

走了一个多小时,选了片不错的草地,大家停下来,一边欣赏周围一片鲜绿的风景和偶尔开出的红花,一边吃女生们准备的午饭。

班里总共才十几人,不算吵闹,各自得了情趣,细细碎碎的聊天,王源看着不远处的一条小溪,想王俊凯的眼睛。

本来妖艳的桃花眼一点都不轻佻,有种溪水的清澈,却又有些不可琢磨。

王源看着不远处开的野茶花,偷笑的采了几朵,放在外套的帽子里,小心的像个小偷。

回去的路上,天空突然毫无征兆的下起大雨,却没有打灭一群学生的心情,十几辆单车慢悠悠的骑着,反而生出一种青春的疯狂来,不知是谁起了个头,哼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最后成了大合唱,像和春雨较劲一样,大声的怒吼。

回到学校,王源鬼使神差的,把单车摔在一边,突然冒着大雨跑了出去,路线很明确,也很熟悉,天已经黑了,身上也已经湿透,透过路灯昏暗的灯光,依稀可以看见王源脸上难掩的兴奋。

店门关着的,王源敲门,敲了好几分钟,王俊凯才穿着一身单衣慢悠悠的晃出来,打开门,看到浑身湿透,眼眸却在发亮的王源,惊醒了睡意。

王源笑,伸手抹去脸上打湿的雨水,喘着气,小心翼翼的把帽子里的茶花拿出来,没有保护好,有些揉碎了,王源拉开王俊凯的手,放进去,像捧着自己的心一样。

王源看花,看王俊凯,看了很久,然后微笑着转身,再次跑进大雨里,到拐角处,他回头,看仍旧站在店门口的王俊凯,弯起嘴角,抬脚跑开了。

雨哗啦啦的下,没有一点犹豫。

王俊凯低头,看着手里的野茶花,深红色,放在鼻下,他闻了闻,一股淡淡的清香,雨下的很大,他放软身体,靠在店门上,对着路的拐角处笑,偶尔有雨滴打在脸上,再滑落下去。

三月春雨,四月花开。

王俊凯难得的想,也许今年四月的樱花会开的很好。

像这个人的笑一样。





晚安~

评论(14)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