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尽力向小学生文笔努力

我的世界(十三)

死亡,是件可怕的事。

特别是在一个人还有众多欲望的时候。

无论是感情还是仇恨,动了念头,就难以接受死亡。

我以为我杀死K的时候,会有成就感,或者愧疚感,或者其它能让已经死了很多年的心脏以刺激的感觉。

可是,很遗憾。

我的子弹进入他心脏的时候,除了手枪的后冲劲让我的手臂有一丝感觉,我竟然很平静的看着他倒在地上,他的眼睛还未来得及闭上,像我第一次看见他那样,一双桃花眼微微的看着我,只是不再鲜亮。

他身上穿的,是我早上从柜子里给他挑的白T恤,鲜血流出来,染红了一大片,衬着他较好的面容,像一幅画。

我把枪随后对准B,他握着手臂,却看着K,好像有些不相信刚才K的子弹打入他的手腕一样,仿佛过了很久,他慢慢转过头,看着我肩上的伤口,微微一笑。

他说,我输了。

然后慢慢的靠在墙上,不再去管手上的伤口,扯着笑,让我给他递根烟,我摇头。

我说,不必浪费,你马上也要死了。

他撇嘴,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B不是个爱干净的人,胡子已经很久没有刮过了。

他似乎对我的不配合有些不满,看着我的枪口,懒洋洋的,说真不知K看上你哪儿了,一点都不可爱。

我笑,我说可能这副皮囊合他的口味。

B不屑的一笑,说就你这样,也就M的一半,要不是在拍卖场看见你那样,你以为你能入他的眼!

他说完,似乎不想再继续和我浪费口舌,他说,算老子大老远的给你弄了个孩子,给支烟,再给点面子,给老子放一首wish you are  here当哀乐,你杀了这么几个马戏团的人,当给我们送送行。

我说,你真特么啰嗦。

他笑,不看我,看着K,他说仇已经报了,我和K都没什么活着的意思了,他本来打算和你一起过完下半生的,如今你杀了他,也算死了心,死就死吧。

我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烟,扔给他,那还是亚瑟很久以前放在这里的烟,B点上,提醒我放音乐,我摇摇头,他冷冷的哼一声,闭上眼,自顾自的哼了起来。

我看着他,我说,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杀你们?

他睁开眼睛,吐出一口烟圈,他笑,他说报仇。

我点头,我说你们一定很后悔当年没有杀掉我。

他皱着眉头,说你想多了,我们挺喜欢有人报仇的,比较刺激!

我咬着牙,朝他腿上开了一枪,我想起那个恐怖的夜晚,那个尖叫声撕裂的夜晚,我说,杀人就那么有趣?你们就不曾有一点的怜悯?

他除了疼痛,几乎都是面无表情,好像我是个孩子,在胡闹一样,他又开始哼歌,哼着哼着,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样,他说很多年前,K也和你一样,被绑在十字架上,当时我好像还是一个老大的跟屁虫,就看见我老大狠了劲儿的要买下他,说着他又笑了,他说结果当晚就被K杀了。

他慢悠悠的看向我,他说K救的不是你,是他自己。

我突然想起K的那件衣服,那件衣服我放在那儿了?

他说,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团长杀了我们的家人,我们报仇,我们杀了你的家人,你报仇,因果循环,K早知道你对他有杀意,他这个人喜欢冒险,杀团长也是,谁能想到亚瑟还特么活着,连团长都没想到,世界上最快的枪和最快的刀,哈哈哈哈哈……

他开始笑,笑完了,烟也灭了,他说杀吧。

我握紧枪,我说,那年油轮的冤魂等你们很久了。

他看着我,看了很久,突然眼睛睁的很大,声音都开始抖起来,他说,果然,你会弹钢琴对不对,那个,那个穿白衣服的少年。

我笑,我说还好,你们还记得自己犯过的罪孽。

他却突然愣住,愣住了很久,然后颓废的一笑,他说,Roy,仇恨是毒品,直到腐蚀掉我们的灵魂。

他转过身看向K皱着眉,他说K,其实是你输了。

我开枪的那一刻,B突然诡异的一笑。

他说,我要告诉你,Roy,那年洗劫油轮的时候,团里老四的名字,叫做,亚瑟。

我开枪了,子弹正中他的眉心。

亚瑟?

哪个亚瑟?

是抱我回来的那个亚瑟?

是躺在墓地里的那个亚瑟?

手枪以不可挽回的速度落在地板上,发出砰的一声,我低下头,看着地上的手枪,手枪是亚瑟那年送我的,一把银色的沙漠之鹰,很漂亮。

我以为,以为我还苟延残喘的活着,活着报了仇,我就会得到解脱,上帝仿佛在为我的自大而生气,我浑身的力气似乎被抽空了,腿发软的往下倒。

我不自主的看向K,他仍旧那么看着我,他还在看着我,仿佛在说,Roy,你真的这么心狠,Roy,你怎么可以杀我?Roy,你不爱我吗?

我小心翼翼的,慢慢的,爬过去,用手捂住他心脏的伤口,怎么还在流血呢,我怎么会打中他的心脏,他没有呼吸了吗,他怎么不知道躲开,他可以躲开的!他知道我要杀他,他可以先杀了我的,他可以先杀了我的!

Karry,你可以杀了我的,杀掉我这个傻子!

我摸他的脸,还有温度,他是睡着了吗?我贴近他,我说,K,你起来,你起来,我们都有孩子了,你怎么可以让我一个人带孩子,我又不会做饭,我和孩子吃什么?

他身体的温度慢慢冷下去,就像我的心一样。

他知道我要杀他,他还怕B杀我,所以他本该杀我的子弹进了B的身体里,他从哪里来的勇气面对死亡的,他怎么心甘情愿死在我的枪下的,他知道我是一个狠心的人,既然知道,K,你就不该爱我的,你知道吗?

我应该是世界上最蠢的人,K却比我还蠢。

我突然想起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王凯源,我站起来,在屋子里找,最后在卧室里找到他,他睡的很安静,嘴角还流着些吃完糖的口水,身上盖的,是那年K盖在我身上的外套。

我抱着孩子,我哭了,我已经很久,很久,我太久没哭了,所以不知道声音是大还是小,甚至不知道怎么发出哭声,孩子被我吵醒了,他愣愣的看着我,看着看着,弱弱的摸我脸。

他说,不哭。

然后他也哭起来,孩子不重,我抱在怀里,却像是我的重心。

K知道,知道我报完仇会和他一样落寞,他甚至都帮我找到了活着的希望,他知道自己会死,却还担心一个活着的人。

我把K埋在了亚瑟的旁边。

一个,是我错爱的人。

一个,是我错过的人。

一个,为弥补我而死。

一个,为喜欢我而死。

我低下身,抱着孩子,指着K的墓碑。

我说,宝宝,叫爸爸。

孩子双手拉着我,声音弱弱的,又温柔的。

“爸爸”

我笑,我说,再叫一声。

“爸爸”

我说,再叫一声。

“爸爸”

我牵着孩子离开,突然回头,记起他当年把我放在这片墓地的样子。

他一定回头看过我吧,所以再遇见的时候,他的眼神才能和当年的一样。

我才发现,他当年不是扔下了我,而是他在等我。

很不幸,我却迷了路。

下一次,K,别等我,直接带我走,好吗?

全文完


啊,写完了,这篇文我写的当然很享受,可是还是很粗糙,以后有时间真想好好写一篇啊。

晚安~

评论(72)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