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尽力向小学生文笔努力

年(六月)



这大概是王源记忆中,雨水最多的一年,以为会放晴的六月对着他做了个鬼脸,然后几乎下了整整一个月的大雨。

就是在这样阴雨绵绵又闷热异常的天气里,他和王俊凯出现了一种他理解不了的冷漠,而回忆起来,他们并没有在语言上出现任何分歧的争论。

于是,这样的冷漠让王源觉得难受。

比如王俊凯上课的时候,会让视线在滑过他时不出现任何波澜起伏,他却能为他的一个眼神而心跳不止,有王俊凯在的每一分钟,时间都会忽慢忽快的折磨他,直到他溃败的走上去小店的路。

路线太过熟悉,甚至蜿蜒而下阶梯的步数,已是深夜,小店没有关门,门前亮着灯,王俊凯在烤烧烤,周围零零碎碎的坐着几个客人,喝着啤酒。

王源走过去,在他开口前,有几个熟悉的客人跟他打招呼,王源笑,走到烧烤摊前,看着王俊凯,看了半天,王俊凯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嘴角微抿,却不说话。

我要肉串,王源说。

王俊凯不吭声,放下手里的活儿,只是看着王源,看的王源不好意思了,王源低下头,转身准备离开。

一会儿就好,王俊凯突然说。

王源停下来,转身,看着王俊凯笑了,这抹微笑比之前王源的任何一笑都要动人和阳光,所以王俊凯低头,一边架上肉串,一边嘴角弯翘,灯光在夜色下很柔和,特别是六月难得放晴的夜色里。

夜深了,烧烤卖完,除了夜里的风声和夏虫的叫声,王源耳边的,只有王俊凯的呼吸声,没有以前的慵懒,王源主动的帮王俊凯收拾东西,还打开一瓶啤酒放在桌上,示意王俊凯休息,他来收拾。

于是,王源留夜了。

熟悉的床,熟悉的枕头,还有熟悉的男人。

就连洗澡后身体的味道,都是一样的。

王俊凯很粗鲁,特别是吻,带着少有的狂野,吻的王源几乎晕厥过去,嘴唇发红,然后王源搂着王俊凯的脖子,用为数不多的手段取悦他,直到天空在一片灰蒙中迎来清晨。

屋子里的中药味竟然让王源没有之前的紧张感,反而生出一种熟悉的踏实来,王源穿着王俊凯的衣服,在清晨里从背后抱着王俊凯。

王源说,我好想你。

王俊凯没说话,只是转过头,亲了王源的侧脸一口,温柔的,却让王源觉得动情。

这样,六月的雨也如五月一样,没让王源的心情消沉下去,只是偶尔想出去玩时抱怨几句,接着王俊凯会吻他,就什么都不重要了。

六月中下旬,天气难得的放晴,且炎热无比,王源拉着王俊凯的手一路向西,到了一家药店,出来一位老伯,满头白发。

王俊凯皱眉,拉住王源的手,想走,王源不让,走到一边,留下老伯给王俊凯看病。

把脉把了很久,久到王源的眉头和老伯一样紧皱,老伯终于叹了口气,放下了手,王源走过去,问怎么样。

老伯摇摇头,说没什么大事,接着停顿一会儿,老伯说,就是治不好。

王俊凯突然笑了,笑的很狠的那种,王源咬牙,说怎么治不好了。

气血问题,体寒之症,根治不了,养着吧,老伯说。

回去的路上,王源一直出神的望着王俊凯的侧脸,王俊凯却一直看着前方,像在回忆什么一样,走了一会儿,王俊凯突然说,王源,出国去看看吧。

说完,不顾王源停下的脚步,王俊凯双手插进卫衣的口袋里,向前走去,像遗忘了王源一样。

大街上,人来人往,每个人的脸上都有自己的情绪,或开心,或难过,只有王源,看着人群中渐行渐远的王俊凯,满脸的迷茫。

我不出国,王源说,在六月底的时候,这么回复他的辅导员,辅导员扶了扶眼镜,没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说行。

王源坐下来,看着辅导员的脸,问辅导员为什么把这次出国的机会给他?

辅导员耸耸肩,用很平常的语气,说王老师说你的音乐还可以更好。

王老师?王源问,是不是王俊凯。

辅导员点头,翻开手里的笔记本,用笔在上面写东西。

他说我好就好?王源不解的问。

辅导员抬起头,像看小孩子一样点头,说是的,他说你好,你当然就很好。

为什么?王源问。

辅导员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盯着王源,说因为我相信他的眼光。

接着,两人中间开始沉默,沉默了一会儿,王源突然问,王俊凯是个怎样的人?

问完了,王源突然陷入一阵无法自拔的悲哀中,他和他是情人,却问一个陌生人他是怎样的人。

他是个天才,辅导员说,顿一会儿,辅导员眼神闪烁,说他是一个自我的天才。

谈话到这里,王源忍不住让辅导员说说王俊凯的过去。

辅导员起身,关门,从柜子里不知拿出了一叠什么资料,握在手里,一边走动,一边像回忆一样给王源说王俊凯,一个王源觉得陌生无比的王俊凯。

他大一的时候,辅导员说,就和钢琴老师干了一架,然后就没去上过课,然后,他就几乎翘了所有的课!

王源皱眉,有些无法想象连钢琴盖都懒得盖的王俊凯是怎么意气风发的和老师打架,王源忍不住问,他不会退学了吧?

辅导员笑,说没有,他只是恋爱了。

恋爱了,王源突然潜意识的觉得,故事到这里应该停止,他不该再继续听下去,可鬼使神差的,王源没有,看着辅导员笑着继续开口。

学小提琴的一个学生,他们一起进的校音乐节决赛,王老师输了,然后他就追求上了那个冠军,是个男人,辅导员突然低声问王源,可以继续说吗?

王源木愣的点头,说继续。

然后辅导员就开始说两人的爱情,很短,大概三个月的样子,那个男人就出了国,接着王老师开始创业音乐,就一首曲子,却获得维也纳古典音乐大奖,并大病一场,彻底不出现在学校里,其实王老师没有完成学业,辅导员说,可是学校还是给了学位,你不知道,辅导员摇着头戏谑的说道,为了那个学位,当时学校里的教授因为意见不统一,吵的很厉害。

王源听完,突然站起来,靠近辅导员,声音发抖的问。

我和那个学小提琴的,长的像吗?

辅导员愣了半天神,突然拍了拍王源的脑袋,摇头,说一点都不像。

王源深深的吐出了口气,坐下来,接着辅导员把手里的资料递给了他,是出国的资料,很厚,王源抬起头,笑,说我不出国。

辅导员点头,说没事,你可以先看看,多给自己留一点可能。

王源回到王俊凯的小店,有些晚,店里飘着一股辣子鸡的味道,很香,王源走进去,靠在厨房门口,看王俊凯的背影,无论怎样,他都无法想象王俊凯如他一样年纪时,那么放纵不羁的疯狂。

也许,王源想,那个学小提琴的,结束了王俊凯的年少轻狂,这么想,王源无法抑制的意识到,自己吃醋了,为一段已经过去多年,且短暂的爱情。

王源走过去,抱着王俊凯,用一种甚是撒娇又沉重的语气开口。

他说,我不会离开你,就像我不会离开音乐一样,我爱你,王俊凯。




晚安~

评论(27)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