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尽力向小学生文笔努力

年(五月)

意外的,整个五月都沉浸在雨水中。

或细雨绵绵,或大雨倾盆,更多的,是悄无声息的雨水,随着微风,轻轻的洒落下来,让整个初夏,尽是凉爽。

却是王源最为幸福的五月。

这个五月,他和王俊凯几乎朝夕相处。

朝夕相处,这个词语,在王源曾经的意识里,只有他和他光盘里的古典音乐,如今,多了一个人,不,还有这个人的音乐。

王源总是喜欢清晨一丝不挂的躺在床头,看王俊凯只穿着条裤衩,双手放在琴键上,流水一样的演奏,缓慢而深情。

看着看着,王源就会下床去搂王俊凯的脖子,然后像一个贪心的孩子般,有些意犹未尽的勾着男人继续品尝昨夜的滋味。

满足之后,王源会卷着脚指慵懒的躺在床上,随手打开床边的收音机,闭着眼睛,等着王俊凯把做好的早餐端进来,一起共用早餐。

王俊凯很宠王源,几乎尽他若能。

因为这样的宠溺,让王源有种恍惚的感觉,在王源的记忆里,冷漠店主的形象深入人心,有时他会问王俊凯,是不是对他太好了?

王俊凯就会无辜的皱眉,问他不喜欢?

喜欢。

王源喜欢的要命,这种喜欢成了分开片刻就会酿成难受。

五月的雨水没有影响到两人的甜蜜,在众多没有课的午后或者周末,王源都会不厌其烦的把王俊凯拉进森林,骗到郊外,打着雨伞,把车子晾在一旁,十指相扣,慢悠悠的散步。

王俊凯要比王源高一些,可王源总是自告奋勇的撑伞,用甚是滑稽可爱的模样仰着头,撑直手臂,和王俊凯聊没完没了的话题。

王俊凯不爱说话,大多时候,都是王源在说,他在听,且王源知道王俊凯不是把他每句话都听进去的,可就这样,王源都觉得好幸福,像一只蜜蜂终于找到最喜欢的那朵花一样,他停在花上面,不停的用翁嗡嗡的声音对着这朵花示爱,花不会说话,所以,王俊凯总是嘴角含着笑,像一朵开不完的花,听王源这只可爱的小蜜蜂说,说天气,说路边的溪水,说树的笔直。

有一次,王源兴致勃勃,在一个阳光雨水交替的周末,拉着王俊凯跑进一片林子里,说要采蘑菇吃。

找了很久,王源一只蘑菇都没采,跟在身后的王俊凯的篮子里却装了不少,两人不知道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回家煮的时候,王源皱着眉头,意气风发的点头,让王俊凯都炖了,大有双双殉情的气势。

王俊凯炖了,在王源傻乎乎的从一楼窜到二楼,从二楼窜到一楼,如此反复时,做了一桌子的蘑菇。

辣炒蘑菇,红烧蘑菇,凉拌蘑菇,蘑菇清汤。

王源睁大那双杏眼,瞅着餐桌上的一盘盘蘑菇,有些晕乎乎的腻进王俊凯的怀里,亲着王俊凯的下巴,说怎么办,吃完这顿,我们就是王蘑菇一号和王蘑菇二号了?

王俊凯点头,夹起一朵小小的蘑菇喂进王源嘴里,看着王源满意的弯了眼角,扶着他坐好,两人你一口我一口,肚子里填满了蘑菇。

然后,在本来浪漫热情的夜晚,两人拉了肚子。

王俊凯坐在马桶上,捂着脸,听着王源在门外让他快点出去的吼叫声,有些懊悔的觉得,和这个傻子一块,他也变傻了。

之后,王源安分了好一阵,不再嚷嚷着出去,而是喜欢赖在店里的二楼小屋里,看王俊凯画画,有时他也弹琴,一边弹,一边看王俊凯专注的侧脸,然后王俊凯会戏谑的笑他,笑他的琴音会说话,不停的在对自己告白。

王源这个时候就会哈哈哈大笑,手指用力,故意让琴声粗鲁起来,问王俊凯现在听到什么?

王俊凯会叹口气,转过头,看着王源。

毫不脸红的说,听到你想和我上床。

王源会木楞一阵,然后风一样的冲过去,不管王俊凯画到哪儿了,有没有停笔的意思,去剥王俊凯的衣服,一边剥,一边恶趣味的在王俊凯耳边叫老师,继而成功的换来王俊凯的兴奋。

那是五月下旬的一个午后,两人得闲,王源厚脸皮的拐着打算开门做生意的王俊凯上了二楼,倒在床上,没几下就弄的整洁的小床一团糟,做完了,王源趴在床上,小腿一伸一伸的,扭着屁股看王俊凯穿上裤衩走到画板旁,柔了柔被王源蹂躏的不成样子的头发,竟然开始画起画来。

王源眯着眼睛看王俊凯,看了半天,发现王俊凯在画他,确切的说,在画此刻一丝不挂的他,王源不好意思又开心的笑了,故意妖娆的斜躺着,对着画画的男人抛媚眼。

王俊凯却不看他,像早就把王源这副小模样记在了心里,而画画不是创作,只是把脑海里的东西呈现出来而已。

这幅画王俊凯画了很久,从五月下旬开始,王源看着画板上的进度,猜想要到六月份才能看到一个稍微清楚的轮廓。

下午没有开店,就意味着王俊凯会把店从傍晚开到深夜。

深夜,表明王源又有机会吃王俊凯烤的烧烤。

王俊凯会架上烧烤架,把冰箱里能烤的东西全搞出来,洗干净,串串,坐在小板凳上生火,等客人点。

王源大多时候不帮着打下手,而是把王俊凯的躺椅搬出来,跟个二大爷似得,穿着王俊凯又大又松的衣服,躺在躺椅里,一边招揽生意,一边跟王俊凯点餐,往往客人吃三串,他已经咽下十串。

直到冰箱里的东西卖完了,王俊凯才停下来,由着火炭慢慢的熄灭,看看还有几瓶剩下的啤酒,有,就打开,抬脚让王源起来,自己躺进躺椅里,一边喝啤酒,一边看着王源温温顺顺的收拾烧烤摊。

收拾完了,王俊凯也喝完了,两人关店门,打着哈欠,上二楼睡觉,等第二天天空翻白的鱼肚。

这就是王源觉得无比幸福的五月,每天,没一刻,都有让他感到满足的幸福,都有让他觉得轻飘飘又厚实的快乐。

除了一件。

王俊凯的药,中药,不难闻,比普通的中药多了点香味,又不是花香,是什么香,王源不知道,王源问过王俊凯,他身体哪不好,王俊凯指了指心脏,又指了指脑袋,说了一大堆他听不懂的理论。

总结起来,就是气血不好,怎么不好,王源不知道。

王俊凯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不好,能弹琴,能画画,能做饭,能烤烧烤,还能搂着他在床上狠狠的滚上几圈,所以,要不是王俊凯会准时的把药罐放在火上,咕噜咕噜的冒泡,让整个小店都充满中药的味道,他有种王俊凯其实没毛病的错觉。

就因为这药,让王源害怕,害怕王俊凯是他的幻觉,是他夜晚里做的一个美梦,等有一天他清醒了,王俊凯就不见了。

王俊凯不见了?太可怕了,王源想。

那是五月的最后一天的最后一个下午,天空轰隆隆的下着暴雨,王源的辅导员居然拨通他的电话,在王源还处在两人第一次交流的情绪时,辅导员问王源,你有没有出国的意愿?

王源木楞了三秒,想起王俊凯说今天晚饭吃糖醋鲤鱼的时候,王源反问辅导员,我要是有呢?

来我办公室,辅导员说。

王源去了。

两人交流了二十多分钟,期间王源一直惦记王俊凯说的糖醋鲤鱼,他很馋,最后的最后,王源突然凑近辅导员,辅导员是一个刚工作不久的女老师,王源睁大眼睛,问辅导员熟悉王俊凯吗?

辅导员却皱眉,摇头又点头,说不算熟悉,又有些熟。

然后辅导员忘记刚才两人商讨出国事宜半天没有结论的困境,开始给王源说王俊凯,说了不少,却很凌乱,有些王源知道,有些王源不知道,反正说完后王源明显的感觉到,辅导员非常崇拜王俊凯,那种骨子里的崇拜,都没有用刻意的表情和字眼,自然的表现了出来。

王源在去小店的路上,得出一个结论。

王俊凯当年,应该是一个风云人物。

一个喜欢穿破洞外套的风云人物?

王源皱眉,想象不出来。

回去,餐桌的中央,一只可爱的糖醋鲤鱼躺在盘子里,让王源忘记了一切,就找了双筷子开始和鲤鱼干了起来,王俊凯端着姜爆鸭丝出来的时候,看着王源用筷子夹了一块很小很小的鱼肉放进嘴里,细细的品味后,又赶紧夹下一块。

一点都没有第一次坐在炉子边吃鱼的秀气。

让王俊凯有些恍惚的感觉。

大概在王源吃的八分饱的时候,王源抬起头,看着王俊凯,一边抽嘴里的鱼刺,一边意味深长的问了句话。

王俊凯,你觉得我出国进修怎么样?

王俊凯把一筷子鸭丝放进王源碗里,才抬起头,看着王源,想了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像在掂量语言的艺术。

说了句,不怎么样。

王源撑着下巴,问为什么?

王俊凯皱眉,有些无辜的点头,开口,因为这是你的事。

王源那顿没有吃饱,确切的说,只有八分饱。

那晚,王源没有留夜,久违的回到寝室,室友用一种王源居然还活着的表情,问王源是不是突然掉进一个洞里,经历了痛苦和磨难才回到了现实里。

王源点头,承认说是的。

然后,开始躺在小床上发呆,很久,久到他想念王俊凯身上的中药味,接着他悲剧的想到,明天早晨没有别人伺候的早餐了,这个认知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傻逼。

快睡着的那一刻,王源突然不可思议的有种错觉。

室友的话也许是对的,他在不久前掉进一个叫王俊凯的树洞里,只是里面没有痛苦和磨难,且他刚走出来,又想回去了。

这种错觉,让王源不想闭眼,怕明早一醒,王俊凯这个树洞就消失了。

五月的最后一个夜晚,王源做了很多梦,多到他浑浑噩噩,直到梦里的一条小溪边,缓缓的响起一首曲子,熟悉又陌生的曲子,王源才微笑着,沉沉睡过去。

与之相反,王俊凯那夜开了整整一夜的店门,客人寥寥无几,他望着转角处的路灯,不说话,雨很大,深夜也是,让这夜冷上许多,冷透了的时候,王俊凯点了火炉,打开收音机,闭上眼睛,让自己回忆以前的事,最后他颓废的皱眉,放弃这一念头。

夜很深了,王俊凯突然感到一阵孤独,这种他已经好几年都没有体会过的感情,和当年一样,王俊凯想,一样冷漠。





晚安~


评论(24)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