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尽力向小学生文笔努力

年(四月)




樱花开了。

有些意外,在这并不温暖的四月。

王源双手放在黑白琴键上,头微微的抬着,嘴角弯翘。

王俊凯就站在他身后,和他一样,看着窗外的樱花树发呆,只是嘴角没有笑意。

王源看了很久,终于回神,十指轻动,开始弹奏,一边弹,一边用余光去瞅王俊凯的身影,发现王俊凯像没听见一样,一双桃花眼被窗外的樱花牢牢锁住,整个身子靠在白色的墙壁上,像一副画般沉默。

直到一曲毕,王俊凯才恍惚的回过神,皱着眉头摇头,轻轻的开口,“不对”。

不对。

这两个字在王源脑海里徘徊整整半个月。

导致他的手因为练习而红肿,肿了,他就放进冰里凉快凉快,好友看见他这模样,都说他魔障了,疯了。

王源笑,他想他当然是疯了。

这次上课,王源闭上眼睛,意气风发的弹奏,如流水般顺畅,弹的让人汹涌澎湃,他想,王俊凯不会说那两个字了。

王俊凯没有说不对,只是叹了口气,走到教室的窗边,看着粉红的花瓣,看着王源较好的侧脸,摇摇头。

满目的失望。

甚至比不对两个字,更刺痛王源的心,王源低头,看着自己几乎僵硬的手指咬牙,有些不容置疑的开口,我弹的哪里不好?

王俊凯低下身,抬手把王源的手放在手里,轻轻的抚摸那关节处的微肿,微笑着摇头,很好,他说很好,只是你还小,还需要时间。

这大概是王源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了,他已经二十岁了,而这个男人竟然说他还小,王俊凯忽视的语气让他浑身不愤的细胞鲜活过来。

王源摇头,我不小。

王俊凯看着手里这骨节分明的十指,不反驳他,然后像安慰一个孩子一样,拍王源的头。

自尊,自信,不知道那一瞬间是什么占了上风,王源突然扬起头,以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冲动,吻住了王俊凯的双唇。

轻轻的,然后触电般退开。

耳根的羞红暴露了冲动背后的悸动,王源低头,看着王俊凯的喉结,不知道要怎么为这有些幼稚的行为掩饰。

王俊凯却抬手,抬起王源的下巴,在王源的窒息中,低头吻了下去。

要怎么形容那样的感觉?

是轻音乐的柔和,还是交响乐的汹涌,或者是摇滚的疯狂。

王源不知道,只知道最后王俊凯退开时,他有种从水中浮起来重生的感觉。

王俊凯的眼神还是那么温柔,或者木楞,像驯服一头不乖的野兽,最后宠溺的,刮了王源的鼻子。

琴声在下课时仍旧响着,还是那首曲子,这是这次不再是一发不可收拾的意气风发,相反,温柔的不像样子,故意放慢的节拍,缓缓道来的柔情,王源闭着眼,像沉浸在梦中一样,十指灵动。

最后结束,王俊凯按住他的手,一起结束这曲,王源睁开眼睛,笑弯眼。

王俊凯说的对,他以前弹的是不对的,只是一个把乐谱弹对的学生,而王俊凯要的,不是乐谱,是乐谱的感情。

四月下旬,太阳终于在长期的拉锯战中占了上风,热辣辣的阳光打在樱花上,美的有几分刺眼,王源背着包,扶着单车,情不自禁的望着花笑,甚至都没察觉到这样很傻。

王俊凯迟到了,整个人懒洋洋的打着哈欠,软绵绵的走过来。

T恤牛仔裤,外面一片单薄的衬衣套着,脚下没有什么意外,又是一双发旧的布鞋,比起王源刻意的穿着,王俊凯看上去精神不佳。

可王源露出一抹称的上羞涩的笑容,把背上的包递给了王俊凯,骑上单车,让王俊凯上了后座。

春天的风就着花香,有种让人迷醉的错觉,路边两排整齐的槐树也适时的挂上了花串,偶尔有几辆汽车驶过,也没打扰这郊外的风景。

王源骑的有些快,下意识的。

因为王俊凯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腰,整个人睡着一样靠在他背上,让他的心脏加快了频率,连着他全身的神经,也不可抑制的激动。

他们没有商量目的地,只是王源提了一句出去走走,王俊凯答应了,什么都没准备,空着两只手,到了目的地,发现是片草地,旁边有条小溪,抬头望去,半山腰全是樱花树。

伸个懒腰,王俊凯一屁股坐下来,眯着眼睛看着王源从大大的背包里拿出一大堆东西,最后睁大眼睛发现王源带了画笔和纸。

写生?

王俊凯问。

王源笑,凑过去,一脸我知道你会画的表情,把画笔和纸塞进王俊凯的怀里,自己退回去,从包里拿出一个埙,看着王俊凯,轻轻的开始吹。

王俊凯揉揉眼睛,把画具放在一边,斜躺着,撑着脑袋,看着王源笑,然后闭着眼睛,享受的听王源吹曲儿,微风伴着阳光,很温柔的从两人身上流淌而过,王俊凯的睡容称的上好看,王源却放下埙,狡黠的看着王俊凯睁开眼睛不解的望他。

王源下巴微微一扬,示意王俊凯动笔,王俊凯叹了口气,懒懒的坐起来,拿起笔,看着王源,若有所思的开始画,王源轻笑,又开始吹曲儿。

美景,美人,还有音乐。

王俊凯放下笔的时候,王源迫不及待的跑过去,夺过王俊凯手里的画纸,期望的眼神最后变成不解的愤怒,王源看着画纸上的埙,歪着头看王俊凯。

吹埙的人呢?

他问。

王俊凯笑,又懒洋洋的倒下去,掐了朵不知名的野花放在鼻下闻,只盯着王源,却不回答,王源不乐意了,把埙塞进包里,让王俊凯坐好,让他再画一次。

王俊凯却不画了,把野花叼在嘴里,整个人仰躺在草地上,闭上眼睛,像睡着一样。

王源嘟嘴,伸手把王俊凯嘴里的花儿抽了,叼在自己嘴里,挨着躺下去,也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两人躺了很久,久到睡意真的朦朦胧胧的,王源睁开眼睛,侧着头,看王俊凯长长的睫毛,听他柔柔的呼吸,最后玩趣的凑到王俊凯耳边,轻轻的哼曲儿,是王俊凯在他手心写的那段曲子。

王俊凯嘴角不自觉的开始弯翘,最后睁开眼睛,转过头,看着王源,两人的距离像风和树叶,轻轻一碰,就会发出春天的声音来。

王源的眼神闪烁,哼曲儿的声音慢慢低到一种嘴型的表达,一朵野花在两人的中间羞涩的开着,直到王俊凯摘下来,放进王源的嘴里,整个人欺身吻上去。

风突然大起来,吹开小溪上落下的花瓣,王源的脑袋像一朵正在盛开的野花,已经无法去想任何和这个吻无关的事情。

四月底,太阳终于稳稳当当的坐回宝座,但在王源看来,即便没有太阳,四月在他的眼里,也是温暖和煦的。

傍晚的时间,他已经习惯了去店里,吃王俊凯做的饭,然后王俊凯会倒腾店里的玩意儿,他则会跑到二楼,坐在钢琴边弹琴,直到王俊凯累了上楼,从后面搂住他的肩,轻声的跟他说哪儿弹错了。

有时他会故意傲娇,拉着王俊凯的手,说错了就错了,反正王俊凯会给个好成绩的。

王俊凯就会笑,问王源给他什么好处?

王源笑,会抱住王俊凯的腰,把脸放在王俊凯的肚子上,用尽可能的暗示,让王俊凯留下他。

爱情像音乐,时常因为演奏家的情感失去理智,碰发出一种热情澎湃的冲动。

一如此刻的王源。

可这种时候,王俊凯会揉揉他的脑袋,温柔的捏捏他的脸,笑着说,太晚了,回去吧。

回去。

一个人的路,王源总是回头,看转角处的路灯。

不明白两人的距离。

这种距离,在第二天唤王俊凯老师的时候,陌生的可怕。

无法探究的距离让王源像不明白一首曲子所要表达的感情一样迷茫而痛苦。

他停下来,刻意的不去招惹王俊凯,想弄清楚是哪里出了问题,或者是因为时间的短暂,还不足以让晚风吹醒湖里的荷花。

四月底,假期接踵而至,王源却突然勤奋的泡在图书馆里,每天不到深夜不会回去,他会先装模作样的看一会儿音乐的书籍,然后扑进外国文学的书架上,看到图书馆关门。

王俊凯是在放假的前一天来图书馆,在书架的角落里看见的王源,王源当时正抱着少年维特之烦恼看的认真,全然没有发觉王俊凯。

王俊凯就这样靠在一边看王源看书,直到听见管理员的脚步声,王俊凯突然走过去,拉起王源躲到一个废弃的书架后,捂住王源的嘴,躲过管理员,直到图书室关灯,黑暗包裹住两人,王源挣扎开,抬起头,不明白王俊凯要干什么。

王俊凯拿过王源手里的书放在书架上,突然紧紧的贴着王源,低下头,去寻王源的唇,王源有些慌乱,摇头阻止,双手去推王俊凯,王俊凯轻声笑了几声,然后固执又蛮横的捏住王源的下巴,低声开口。

不是想勾引老师么?

轰的一声,王源心脏快速的跳动,然后发软的由着王俊凯堵住了唇,不过轻轻的几下吸允,就乱了王源的步调,脑袋发晕的搂住王俊凯的腰,闭上了眼睛。

月光悄悄地,透过窗,爬了进来,又像是不好意思看一对恋人的羞涩,只停留在了两人的脚边,王源主动的扬起头,加深这个吻,脑海里回放维特在书里对所爱之人的爱恋。

的确,是甜蜜又痛苦的。

吻了很久,两人分开,意犹未尽。

王源低下头,有些羞涩的看了看周围的黑暗,故作生气的看王俊凯,这下,我们怎么出去?

王俊凯笑,手指在王源的唇上揉弄,最后搂住王源的腰,低下身,把头埋进王源的脖子里,轻声说,我们可以干点别的事情。

语不答话。

王源却浑身一颤。

只觉得耳边像响起一连串疯狂的交响乐,震的他浑身发软。

最后,王源双手抱着王俊凯,闭上眼睛,感受着一种太过甜蜜而生出痛苦的感情。

四月,悄无声息的离去,从这个安静又躁动的图书馆离去。




晚安~

评论(24)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