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尽力向小学生文笔努力

年(一月)

出了学校不远,有条小路,很偏僻,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再往左转个弯,就会看到一个小店。

店里卖的东西总是很乱,店里有书,有拖鞋,有时还会出来一口锅,有些东西是旧的,有的又是新的,客人不多,店主却很悠闲,大多时候,都会看见店主拖着一双人字拖,穿着件破旧的不能再破旧的T恤,睡进门口的躺椅里,一睡就是一下午。

哦,对了,店门快到中午才开。

等到了傍晚,夕阳悄悄落下去时,店主才慢悠悠的醒过来,挠一挠屁股,捂着肚子,把店里本来要卖的锅架在店门口,在里面煮面条吃,吃到夜色降临,收锅。

晚上,得看店主的心情。

好,就开到午夜,顺带卖点烧烤。

坏,关门就睡觉。

之所以王源这么清楚,是因为他每天都会去这家小店晃悠。

去的时候没想买东西,回的时候总会买点。

一月,期末考试的月份。

今天的一月,比往年的一月要冷上许多,室友们都在图书馆奋读,王源却从柜子深处找出一条围巾围着,裹成个球,又往小店走。

下午五点多一点,天色巴不得赶紧黑似得越来越暗,王源到的时候,店没关,隔着小门能看见店主窝在炉子边,一手夹着烟,一手拿着个看不出什么东西的玩意儿在捣腾。

王源搓搓手,走了进去。

通常,不到给钱,店主是不大瞧客人的。

就是给钱,店主也不见得多看几眼。

王源今儿进来晃悠,如往常一样,没什么想买的,也如往常一样,还是买了。

不知怎么翻到一个旧的钢琴木雕,挺小的,却很耐看。

王源放到店主跟前,问多少钱?

店主慢悠悠的把手里的玩意儿放下,啄了口烟,在烟雾里瞅了一会儿跟前的木雕,不闹话儿。

王源挠头,不知道这啥情况。

过了一会儿,店主摇摇头。

说等会儿。

然后不知从哪儿开了一扇门走进去。

王源睁大了眼睛,这破屋子竟然还有二楼?

回头,王源这下看清了,店主刚才捣腾的玩意儿原来是一个八音盒,挺旧,塑料的,颜色也掉了很多。

店主回来,手里多了几个工具,开始捣腾起那个木雕来。

捣腾一会儿,似乎想起王源来了,没抬头,让他坐。

炉子很暖和,是那种旧式的铁炉,上面烧着水,水没开,呼呼呼的响。

店里很暖和,王源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店主捣腾。

这一捣腾,直接捣腾到天黑了。

捣腾完了,店主呼出口气,颇为满意的点头。

王源瞅着,没啥变化,店主让他按按,他按,出了声音。

王源这下高兴了,一连弹了一曲。

弹完了,店主又点了根烟,看着王源。

看的王源有些不好意思,又问多少钱?

店主想了一会儿,吐出口烟圈,说送给王源。

王源喜欢,心里高兴,第一次觉得这店主挺好的。

一连一周的考试,王源没去小店晃悠,考完的那天,王源兴高采烈的去小店,正好看见店主围着炉子,在吃晚饭,王源走进去,跟店主打招呼,店主抬头,看了一眼,又低头吃饭。

王源走近,看见锅里煮的是鱼,还是上次要卖的那口锅,白汤,碗里是作料。

看着有点馋,王源转身,又在小店里晃悠,晃着晃着,王源又晃回炉子边,瞅着店主,问好吃不?

店主头发有点长,遮住了眼睛,抬起头来,有些吓人,看了王源一会儿,下巴一仰,说碗在那边。

鱼很嫩,汤很浓,作料更是辣味十足。

吃饱了,两人坐着不收拾,就看着锅里仅剩的汤汁咕噜咕噜的冒。

店主又开始抽烟,问学校什么时候关门?

王源想了想,说这个周末。

店主点头,整个人向后靠着,惬意的很,王源打了个饱嗝,说这锅不卖了?

店主点头,不说话,打开一旁的收音机,传来俗的不能再俗的广播歌曲,王源也向后躺着,摸着鼓鼓的肚子,听着音乐,嘴角弯翘。

锅里的汤快干了的时候,店主突然开口。

说困了。

王源会意,起身准备走,到门口又折回来,说鱼简直好吃!

店主轻轻一笑,王源愣住了。

特别,特别,特别什么,王源说不出来,只觉得昏暗的灯光下,店主特别的好看。

回家的那天,王源又来逛小店,正赶上店主关门,店主看见他,摇摇头,示意让他别处去,王源抵住门,说是来告别的,下午的火车。

店主瞅了他一会儿,打开门,放了他进去。

进去了,王源逛,这回真想买东西了,可看了半天,却没一样想买的,逛了一会儿,发觉自己不是想买东西,而是想看人的时候,让店主关门,说开学见。

店主点头,嗯了一声,算是知道了。

走到门口,王源退回来,问店主叫啥名字?

店主抬头,皱眉头,最后低下头,漫不经心的开口。

王俊凯。

一个姓。

王源记住了。

寒假是过得最快的,在家里窝着,窝到过年,过完年,继续窝,然后就开学了。

快开学的时候,班上群里热闹,红包是一方面,换老师是另一方面。

班长说,管弦乐法A换老师了,据说是个年纪不大的。

大家开始议论,是和现在的糟老头教授比起来年轻么?

班长说不知道,新来的,只知道名字。

王源问叫啥名?

班长过了很久才发出三个字。

王俊凯。




晚安~

评论(36)

热度(294)

  1. 吃~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