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尽力向小学生文笔努力

我的世界(十)





察觉到被跟踪,我竟然莫名的有些兴奋。

我去花店买了花,亚瑟没有特别喜欢的花,我选了玫瑰,埋他的地方选在了我第一次见到他的地方,这是个十分荒凉的墓地,了无人烟。

不过我不觉得他会孤单,因为不久后,我也将去陪他。

跟踪的人很有耐心,当然,他们的目标不是我,用人质去威胁Karry,这样的手段配不上马戏团的名声,等进了市区,我坐下来,叫了杯咖啡,顺便也叫了两杯咖啡在另一桌。

他们有些惊讶,我看着他们笑。

亚瑟是位极其出色的杀手,他的巅峰时期,一度到过杀手榜首,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他最大的本事其实是反侦查,在跟踪与反跟踪方面,他的天分几乎是极致的。

我是他最得意的学生,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他们端着咖啡杯走过来,坐在我对面。

一男一女,穿的很随意,年纪在二十四岁到二十八岁之间,男人手上茧子厚,身手强悍,女人眼神很深,善于探寻人心。

我总结着信息,他们却毫不在意我的观察。

某种意义上,他们对我是不屑的。

女的开口,问我主动的理由。

我笑了笑,看着他们,我说,我可以帮你们。

男的不屑一笑,女的却拖着下巴,稍有趣味的看着我。

她仰仰下巴,示意我继续。

我抿了口咖啡,我说,你们现在还剩下七个人,Karry手中至少有两个团员,面对面斗,你们没有多少胜算,可是加上我,至少你们吃不了亏。

女人眯着眼睛,她笑起来很好看,是一位混血儿,身材消瘦,看上去精神不振,眼神却意外的明亮。

她拿出一支烟,问我为什么要帮他们。

我说刚才我去祭墓,那是我的爱人,死在他们枪下。

男人帮女人点烟,皱着眉头。

他说,你不是K的人吗?妈的,哈哈哈哈,K脑袋也有戴绿帽子的一天!

女的吐出口烟圈,问我怎么帮他们。

我问她剩下的团员是站在哪方?

她笑,她说马戏团的人从来都没有方阵,个人行事而已,K手中也没有几个团员一说,就比如我身边这位先生,他也不是和我一起。

说完,她转头,手放在男人的脖子上。

她说,只是碰巧都想杀K而已。

我的判断明显出错,男人固然身手很高,却不及身边的女人。

男人死了,低下头倒在桌子上,像是睡着一般。

我只看见女人指间隐隐约约闪动的银针,何时下手,怎么下手,我都没有来得及辨认,她收回手,又点燃一支烟,她抽的烟和Karry一个牌子,口味都是一样,很少有女人抽这种烟。

我看着男人,我说,是那边的人?

她点头,她说,你错了,K手中有三个人,刚才我杀了一个,剩下的两个,一个是M一个是B,我还要告诉你,我这边,只有我一个,剩下的两个在昨天被他们杀掉了。

说完,她看着我笑,萦绕在烟雾里的笑容,特别蛊惑。

我不能不说自己没有被惊愕到,我知道自己掌握的信息少,难免出些意外的偏差,然而,我没有想到事情远远的出于我的意料。

临分别时,她突然靠近我,闻我身上的味道。

她说,你身上有他的味道。

我问她,为什么剩下一个人,也要替团长报仇。

这种胜算太小了。

她转身,和我挥手道别。

她说,杀人偿命而已。

她的背影真的很消瘦,在罗马的老街上,显得非常单薄,夜色沉浸下来,我慢慢走回去。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做好了晚饭等我。

吃饭的时候,他拿起筷子又放下。

他第一次对我出现不悦的神情。

他说,你见过L了?

我喝汤,我问他,她的全名叫什么?

他摇摇头,说假名而已,不过是个代号。

我点头,没有再多问,他看着我,等我交待。

我如实回答,我说她杀了那个男人,还让我把你们的行踪给她。

他皱着眉头,他说,L对团长非常忠心,我非常的不想杀她。

他叹了口气,他说,Roy,你要把我们的信息给她吗?

我点头,我说是,不然我会被她杀的。

他笑,抬起我的下巴,问我,就不怕我们杀了你?

我又点头,我说怕。

Karry不说话了,往我碗里夹菜,睡觉的时候,他亲我,他说宝贝别怕,我会早点杀了她,不让你担心的。

我脱他的衣服,笑着取悦他,我说好。

收到请柬,我多少有些惊讶。

Karry也摇摇头,他说,M这是第几任丈夫来着?

婚礼和那日的晚宴一样,非常盛大。

不,真要形容,这次的婚礼要奢靡的多,我端着酒,放眼望去,人潮拥挤,社会名流自不用说,就是我所知的道上的人,都有好几波,M一如既往的优雅,穿着一件简单的婚纱,和她的丈夫正在跳舞,婚纱简单,人却不简单。

我喝酒,有些趣味的想,马戏团招人的时候一定对外貌有要求,M的美貌已经不屑我多加描绘,仅仅就在场男人的眼神就已经对她的美不能再赞同了。

一舞毕,掌声和欢呼声不绝于耳,好像,这真的是一场婚礼。

美人多娇,一举一动都带着风情。

所以,直到她拖着婚纱的裙摆走到我面前,我也难免沉醉,她伸出手,笑着问我,不请她跳舞?

我放下酒杯,拉着她进了舞池。

背景的音乐好听极了,我们俩都在笑。

我说,你的丈夫很优秀。

财团独子,风流倜傥,地位甚高,长相更是俊美。

她笑,红色的嘴唇弯翘,她说你知道这是我第几任丈夫吗?

我摇头。

她似乎认真的数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这是第五任。

我耸耸肩,我说美人配英雄,自然挑剔。

她摇头。

透过我的侧脸看向我的后方,她说你知道我第一任丈夫是谁吗?

我摇头。

她说,是Karry。

我和她的共舞引来一众男人的嫉妒,我把舞台让给今天的新郎,顺便递给他一杯酒,祝贺他的新婚,新郎是爱M的,他的脸上带着愉悦,还有一个普通人都有的东西,希望。

可惜,今日,他要死。

毒酒的作用在两人对着神父宣誓的时候发生了作用。

一个深情的吻,本是一对新人最浪漫的时刻。

M的神情出现了一阵的恍惚,她转头,看向了Karry。

毒药是L亲手给我的,属于慢性,却是无救的毒,哪怕只是一点。

混乱对于专业的杀手,并不在意,然而,当M从婚纱中拿出枪对准我时,我依旧难掩惊讶。

刚才敬酒的人不在少数,她居然第一个怀疑我,这种天生的警觉让我自愧不如,我没有带枪,所以面对枪口有些慌乱。

可我没有躲,因为Karry站在了我跟前,他没有做任何动作,只是看着M。

而现场早已混乱一片,尖叫声,女人,孩子,男人。

人对于意外和死亡都有本能的反应,逃避。

M走近了的时候,我听见了警笛的声音。

走近了,我才发现M的眼中竟然有泪,她看着Karry,皱着眉头,声音如一个孩子般委屈。

她看着我,她说,是他杀了我丈夫。

Karry点头,他说是L逼我的,他抬手抹去M的眼泪,又说只是一个男人而已,动枪做什么?

M不屑的笑,她说,他也是个男人而已,杀了又怎样?

我在背后,看不到Karry的表情,我只看到M的面容开始出现一种不可思议的愤恨和酸楚,缓缓的,她收下枪。

她收下枪的那一刻,警察进来了,眼泪顺着美人的脸颊而下,一种惊心动魄的凄美,特别是她还穿着洁白的婚纱。

一场惨淡收尾的婚礼。

回去的时候,Karry紧紧握着我的手,眼神却一直看着窗外,窗外的风景如画,却有些不合心意,我把头放在他的肩上。

我问他,为什么不让她杀了我?

他抚摸我的手背,他说舍不得。

我也看向窗外,我说,你是他第一任丈夫。

好像是肯定句,好像也是疑问句。

他点头,我嘴角含笑,我说我以为你这样的人,是没有情的。

他回头,对着我露出一抹非常美丽又惊艳的微笑。

他说,我曾爱护她,像爱护你一样,可惜。

我说可惜什么?

他说,她背叛了我。

你没有杀她?我好奇的问。

Karry皱眉,最近的事让他有些烦了,他又看向窗外,声音低沉。

他说,舍不得。

舍不得,舍不得,两种舍不得是一样的吗?

我说,若我背叛了你,你会杀我吗?

Karry打开窗子,让冷风徐徐的吹进来,吹起他额前的碎发,吹进他温柔的眼睛。

他说,Roy,你从没有爱过我,谈不上背叛。

他转过头,抚摸我的眼睛,轻轻一笑。


晚安~

评论(34)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