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尽力向小学生文笔努力

我的世界(九)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时间还早,可他不在。

冬天的寒冷在渐渐的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早春的暖和,和春天特有的温润与缠绵。

罗马是位历经岁月的老人,即便是初春,也少些多愁善感,更多的是沉睡后的苏醒,我躺在被子里,透过窗,看罗马清晨的天空。

他回来的时候,我还在看,他买了对门的早点,坐在床边,手伸进被子里抚摸我,他喜欢我的身体,我转过身,搂着他脖子。

我想起那夜那位客人说,他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好。

我问他这个一如既往的含义。

他笑,两颗虎牙衬得他有些可爱。

他说,Roy,你吃醋的样子真好看。

他出门很少带我,这是我没有取得他信任的表现,所以我让自己保持耐心。

杀人,最重要的不是手段,不是武器,而是时机。

时机,是一种经验积累后的直觉。

那晚,Karry心情很好,他让我穿的帅气一点,我穿西装的时候,他抬起我的下巴,低头吻我,温柔与缠绵参半,他说怎么办,又想做了。

我替他扣上西装,抬起头,我看着他。

他的眼神里,有一片薄雾,却难掩情欲,我皱眉。

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喜欢和我做?

我有几分姿色,却谈不上绝色,不解风情,床上技术也平庸至极,以色侍人,我似乎远远低于风华绝代佳人的标准。

他笑,摸着我的腰,他说我较风情,是有不足,论床技,还不如他。

他搂着我的腰,低着头,他说,可能是我纯情。

纯情?

我低下头,原来我们之间是有情的。

有情吗?

是共餐的温情,还是床上的热情。

我以为他是犯懒不想做饭而已,没想到他带我去了一个舞会。

一个堪称奢侈的舞会。

热闹的地方,往往也是最糜烂的地方,杀人的时候,我喜欢热闹的地方,不杀人的时候,我从不踏足这样的地方,我不认为他今天是来杀人的,因为他没带枪。

意大利,尤其是郊外,古老的城堡很多,我也去过几个,然而这个城堡却很不同,不大,却难得精致,且保存的非常完好。

夜刚刚降临,花园里有几支花耐不住早春的诱惑,开出了花骨朵儿,我端着杯酒,在花园里散步,我不大喜欢热闹,所以走了出来,花园里很安静,空气纯粹,很舒服。

很巧,有位小姐似乎有同样的爱好。

她走过来,礼貌的与我碰杯,共祝这清幽的夜色。

她有一头栗色的长发,深蓝的眼眸,说的却是中文,很是流利。

也许是安静的夜色,让我们都少了些陌生,我们走在一起,走的很慢,慢的很惬意。

月亮缓缓在云层中露出半张脸时,她抬起头看我。

她说,Karry不喜欢安静,难为你陪他。

我背上一凉,抿了口酒,摇摇头,我说还好。

她笑,她笑起来非常的柔美,那种欧美女人很少有的清雅与温柔,更像东方的女人,我这才发现,在夜色下,这位小姐非常的美丽,优雅又不失风情,与其赞叹她美丽的脸庞,不如称道她美丽里散发出来的高雅。

她说,太安静了,Karry就想杀人。

说完她皱眉,她说,这不是个好习惯。

我笑,她不解的看着我。

我耸耸肩,我说他似乎没有什么好习惯。

她也笑了,她举起杯子与我碰杯,却没有喝酒,她看着我,眼神很深邃。

她说,在一分钟之前,我是准备杀了你的。

我笑不出来了,因为她的美丽里散发出和Karry一样的气质,那种对自己身手的自傲和厚重而又深沉的杀气。

我问她为什么不杀我了?

她歪头,露出一个让大多数男人都致命的微笑。

她说,Karry会杀了你的。

肯定句,声音温柔,不是玩笑,也不是讽刺,而是在陈述一个既定的事实。

我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我说,你非常美丽。

我站在大厅的一个角落里,看着偌大的舞池中央。

Karry和那个女人,只有他们两人共舞,华尔兹,很优雅,步法合拍,两人都面带微笑。

周围同样被吸引,所以大厅里很安静,只有音乐和高跟鞋的声音。

一曲毕,Karry慢慢的往我走来,在周围的注视下,弯下腰,邀请我跳舞,我会跳舞,但我摇头,我说我不会。

他一向不喜欢被拒绝,所以他牵起我的手走进了舞池。

这次的音乐换了,是探戈。

我几乎是被动的,因为我实在无法形容跳探戈的他是多么的魅惑,他身材很好,在西装的包裹下有些显瘦,却更显高挑。

我发现我心跳很快,像他在床上挑逗我一样。

我,毫无意识的,出乎意料的,开始配合。

然后,渐渐的,喧闹的舞池开始安静,人群一圈圈的往外退,不断的跟着音乐为我们拍掌,只留下我和他在舞池的中央。

我从来没有这样过,踩着每一个节奏,扭动着身体,贴身,抚摸,挑逗,热情,旋转,几乎昏厥的火热。

最后一个弯腰,他搂住我的腰,天花板的水晶灯很亮,亮的我看不清他的脸,他低下头,舔我耳鬓的汗。

他说,怎么办,我忍不住了。

我站起来,看着他,我笑,然后我就不笑了。

因为我透过他的耳边看到了亚瑟。

他穿的很简单,戴了副眼镜,我们的距离不近,但我还是看到了他眼中的杀意,他的注意力非常集中,却表现的很随意,那是杀手在杀人前特有的情绪。

Karry抬起我的下巴,有些不高兴,他问我亚瑟就那么好看?

我开始害怕,我的直觉告诉我,今晚会有一个升天的灵魂。

灯灭了。

黑暗。

一声枪响,还有一种我无法判断的声音,很快。

突然,我心口开始疼痛。

非常的疼痛。

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我伸手,在黑暗中,却触不到他的温度。

灯亮了。

光明。

一声尖叫,还有一阵喧哗激动的声音,很吵。

寒冷,我身体开始寒冷。

非常的寒冷。

那种极寒之地的寒冷。

我抬脚,在喧哗中,向亚瑟的尸体走去。

腰间一双手抱住我,我知道是他,他的味道我已经非常熟悉了。

亚瑟的胸口上,有一把餐刀,我听亚瑟说过他的刀很快,如今我知道他的刀真的很快。

我还是走了过去。

我听见那个女人声音冷淡。

她说他早该死了。

我跪在地上,去摸亚瑟的脸,还很温热,我突然想起来,他抱我离开墓地的那天,他一直紧紧的抱着我,替我洗澡,喂我吃饭,和我躺在一张床上,在无数个噩梦的深夜里,他总是不厌其烦的坐在我床边。

他说,Roy,别怕,我在。






晚安~

评论(31)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