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尽力向小学生文笔努力

我的世界(五)

 

亚瑟说,我们得换个地方。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在擦那把他送给我的沙漠之鹰。

 
 

我看着时针慢慢的滑向十点,摇摇头,我说不用。

 
 

他走到一边,看着我的玫瑰花,挑眉。

 
 

他说Roy,不要轻易相信人。

 
 

我没有答他,我并不相信Karry,对方找上我,没有杀我,必然是我还有用处,然而,我并不知道自己的用处是什么。

 
 

能力,他比我强得多。

 
 

智谋,我并不突出。

 
 

钱?  地位?  信息?

 
 

没有一样有价值到马戏团的人这么上心。

 
 

我摸我的脸,想起那位送花的女孩,男朋友?

 
 

我忍不住笑了,自己竟然也是一位自恋的男人,他即便喜欢男人,以他的地位,谁得不到,又怎么缺我。

 
 

亚瑟看着我,慢慢坐到我身边,他想摸我的头,但他知道我不喜欢别人碰我,所以他放下手。

 
 

他说我笑的很好看,他还说我很久都没有这么笑了。

 
 

我起身,护着伤口,看着那件破旧的大衣,还是套了上去,也许这件衣服应该还给Karry。

 
 

亚瑟很不高兴,然而他脸上还是带着笑的,他看着我,嘱咐我注意伤口,我关上了门。

 
 

Karry开车开的很慢,仿佛知道我有伤,他今天穿的很优雅,车也换了新的,他没怎么跟我说话,直到我们到了目的地。

 
 

市中心的一家高级中餐厅,他预定了一个包间,临窗而坐,我来过,却不常来,里面大都是中国人,一家热闹,让我感觉格格不入,食不知味。

 
 

坐下来,他把菜单给我,我说我不挑食。

 
 

他笑了,他说Roy先生,难道你认为我是来这吃饭的?

 
 

我不解,我说,不然?

 
 

他又看着我笑,他说,我约吃饭,是为了和我吃饭的人,所以,你要挑你喜欢的菜,而我,看我喜欢的人。

 
 

我拿过菜单,我说你很会开玩笑。

 
 

他笑着不语,从兜里掏出烟,问我是否介意,我摇摇头。

 
 

他吸烟的样子很好看,不急不慢,烟雾自然的萦绕在他指尖,然后又慢慢飘散在空气里,无影无踪。

 
 

菜上来之后,我专心吃饭,他也吃,但吃的不专心,如他所说,他不是为了吃饭,所以我问他,约我出来,有事?

 
 

他不悦的皱眉,他说吃完饭再说。

 
 

这家餐厅的老板是中国人,厨师也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厨师,味儿很正宗,偏川系,我吃了很多,因为好吃,也许也是因为不是一个人来这里,毕竟中国菜,不适合一个人享用。

 
 

吃完后,我抬起头,又问他。

 
 

他看了眼桌上所剩无几的菜,颇为满意,他说我想干的事情,可能不成了。

 
 

说完他指了指我伤口。

 
 

我笑了笑,我说我曾中了三枪都毙了十个人。

 
 

他又点了只烟,笑着吐了口烟雾。

 
 

他说,那你有没有中了一枪后,能在床上和一个男人做到凌晨?

 
 

我没有带枪,因为我知道自己杀不了他,弱者是没有资格动怒的,我靠在椅背上,抿了口铁观音。

 
 

我说,Karry先生你别告诉我因为我的模样而动心了?

 
 

他摇摇头,他说暂时只是身体动了,至于动心,得看你的本事。

 
 

有些人,比如街上的路人,比如对我有杀意的敌人,是很容易看清的,然而我看不清他,他笑或不笑,都仿佛戴着一层面具,就像香烟的烟雾缭绕在他的周围。

 
 

他抽的是万宝路绿白硬的,味道浓烈,合他的气质,我不抽烟,并不讨厌别人抽,回去的时候,他在车里放了一首枪花的November  Rain,一首钢琴和吉他的张狂,我不知道他要把我送到哪儿去,被追杀的人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二十四小时。

 
 

他突然说,他喜欢Rose。

 
 

我摇头,我说我喜欢Slash。

 
 

他开始笑,伸出手握着我的手指把玩,他说怎么办,我突然想听你弹钢琴了。

 
 

我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和我一样的白皙,也和我一样厚的手茧,不,他的手茧更厚,我收回手。

 
 

我说我不会弹钢琴。

 
 

他仍带我回那条巷子,只是这次不再是那家,而是停在了那家的对门,我坐在车里,看着警察包围着我离去的那间屋子,有血迹,还有几具尸体,我知道,不会有亚瑟的。

 
 

下车的时候他突然凑过来,轻轻的吻了一下我的唇,带着香烟的味道,这似乎是一个礼节般的吻,他退开后下车为我开门。

 
 

亚瑟走了,没有留下任何消息。

 
 

我总结了一下我现在的状况。

 
 

家族要杀我,亚瑟离去,Karry意图不明,没有枪,没有钱,我把手放进大衣的口袋里,发现里面有一卷钱,我才发觉自己没有把衣服还给他,夜已经深了,雪像趁着没人似得慢慢下的大起来,我裹紧衣服,走在罗马的巷子里,用亚瑟的想法去想他会去哪里,去做什么。

 
 

我抬起头,决定去家族的别墅。

 
 

亚瑟曾经替老大杀过一个人,那个人是家族上一任的教父,我不知道亚瑟在这个家族里是为了什么,他不常出任务,也不常理会家族的事,对于他,玩乐,训练我,收集名枪,更有趣的多。

 
 

但我想,今夜,或许就可以知道答案。


 
 

晚安~

 

评论(16)

热度(171)